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寻觅香格里拉  

2012-01-07 12:14:19|  分类: 西南魅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格里拉的藏区风情。

  如果不是朋友的邀约,大抵不会踏上悦榕庄丽江仁安五日四晚的行程,旅行有时是一种缘分。怀揣着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的《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飞向了彩云之南,在这个经济危机新闻不断的境况下,去体会20世纪初经济起起伏伏时此书所带来的希望,幻境中的香巴拉王国象征着永恒的快乐,或许可以为冬季幻化出一抹理想的光晕。

  清晨轻轻推开卧室锦缎饰面的大门,迎面望见晨光中的玉龙雪山,山尖那一撮白雪被染成玫瑰金色,无一丝云彩的蓝色天幕上,只有阳光和空气调和着奇妙的色彩。零下六度的清冽晨风中,踏在青石板的路面上,若不是时时望见玉龙雪山,恍惚间以为自己身在北国,决定去看看束河镇,据说那里有着大研古城的旧影。

采用古法来盖房子的古城

  束河古镇与悦榕庄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八点钟的乡村路上偶有小车驶过,间或有人裹着厚厚的大衣,摇摇摆摆地骑着脚踏车,村子里公鸡扯着嗓子叫着,狗儿有一声没一声地吠着,叠放的玉米散发着金黄光芒,空地上有些未完工的屋子,别致的柱梁枋散发着松木清香,这里的纳西人依旧采用古法盖房子!纳西传统建筑也叫“木楞房”,两层高的建筑通常分为三段,下段是石砌屋基,中段用砖或土坯,上段为木结构,青瓦屋顶出檐深长,屋脊略微起翘,山墙有悬鱼,院落多采用“三房一照壁”的格局。

   踩着晨光投射下的树影,很快就到了束河古镇,当地人称之为龙泉村,这里曾是连接滇、川、藏的茶马古道上商旅停驻之地,虽然规模不大,却有着纳西古镇的特点,家家户户沿着溪流修建房屋,家门前院墙外的沟渠内泉水叮咚,若是溯泉而上可以在山脚下找到源头——龙泉潭。今日的束河镇保留了淳朴的乡居景象,踏在斑驳的五花石路上,看着歪歪斜斜的树木老屋抵抗着岁月侵蚀,偶有人家挂着红灯笼开起客栈,镇中心的四方街不大,周围都是店铺,这里曾是丽江地区的皮草集散中心,据说赶集的时候热闹非常。

丽江悦榕庄的望月亭,水池如镜倒映着玉龙雪山如画。

  来丽江寻梦的人,有人喜欢到束河古镇享受原生态的宁静,有人向往丽江的柔曼时光,大研古城就是通常所说的“丽江”,1997年成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如今被政府列为“绝对保护区”的城区面积大约有56公顷。和其他中国古城不同的是,大研没有城墙包围,传说是因为世袭土司姓“木”,若是建了城墙,便成了不吉利的“困”字,只是这样的汉字游戏是否为书写东巴文的纳西人所理解?我的心中可是一直犯嘀咕。

  群山环抱中的大研古城是茶马古道重镇,自黑龙潭而下的玉河水,在镇口的玉龙桥下一分为三,镇上的主街伴着河道,小街巷临着沟渠,清澈透亮的水是这古城的魂魄,绿油油的水草和逆流而上的五彩鱼,如同凝在水中的画卷。古城中心的四方街上,纳西老人悠闲地踩着五花石摆动着,广场中央略微突起,形如覆盖的瓦片,每到傍晚时分,西面河道上的闸门就会放下,河水漫过广场,将污垢冲入周围的沟渠中,纳西人的建筑智慧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在城中游荡时,偶然进入一处挂着“丽江古城纳西民居展示院”的住家,没想到的是这富裕人家的五进院落是沿山坡而建,每一进都有方整的内院,但建筑群并不对称布置,拾级而上到了一处平台,眼前豁然开朗,青山环抱下一片绵延的青瓦屋顶,偶有绿树探出屋面,真正见识了大研古城的清丽动人。

新加坡建筑师作品

  回到下榻的悦榕庄,站在嵌着白玉石板的拱桥上,抬眼望见三重檐的望月亭在水一方,水池如镜,倒映着玉龙雪山如画,青砖院落前流水潺潺,白墙上水墨点染的竹影,四处可见的摇曳青竹,如同一处清幽小镇。在仔细看看这新加坡建筑师的作品,建筑门楼的木架升起,堂皇地显出穿斗木结构的美,正房的屋脊夸张起翘,青瓦双坡顶飞出另一道弧线,院落内青砖灰瓦铺地……这里的一切很丽江,但却有着继承与超越传统的自在得意。

仁安悦榕庄是藏民旧屋复建形成的一处聚落,保留了藏区生活场景。

  玩味着丽江印象,驱车前往香格里拉,那雪山峡谷中的高原秘境,曾经引发无数人的寻访,1997年云南省政府向世界宣布:“迪庆就是香格里拉!”从此有了香格里拉县。一路感受着雪域高原的气魄,天空很蓝很低,山峦绵延起伏无休无止,白云在翻卷着,穿过云层洒下的阳光,恣意地变化着草场的色彩,牦牛、黑猪、山羊、骏马,还有藏民的房子,却显得特别的安宁渺小。藏民的房子大多是夯土而成的两层高建筑,悬山屋顶上凌乱地覆盖着木片石块,最为有趣的是,屋檐中间伸出的长木条竟是用来排水的,窗户四周、山墙上、屋檐下,都有着精美的雕刻和绚丽的图案,藏区平静的外表下有着澎湃的活力。

  当车子穿过一座座藏村,浑然不觉间已经到了仁安悦榕庄,在寒风中接过雪白的哈达,走进这新加坡建筑师营造的一处“消失的地平线”。这里原本是村边山地,零星有几栋藏屋,建筑师在附近藏村收购了些旧屋,将其拆卸下来在这里复建,形成一处有着藏区风情的聚落——中央广场上有着巨大的青稞架,柴火堆掩盖了检修井,竹篱隐蔽了服务入口,矮墙上铺着土皮,老屋木梁门窗积淀着岁月的色彩,映衬出室内藏族装饰的热烈……

  骑马悠然穿行在香格里拉的山谷,偶尔进到藏民家中坐坐,围着火炉,喝着酥油茶,藏民黝黑的脸上闪着淳厚的笑容,这里依旧过着“天有多大,厕所就有多大”的日子,年轻人梦想着搬离破旧的老屋,新房子象征着美好新生活;回望山坡上的悦榕庄,都市人陶醉在古老藏居中,幻想着世外桃源的生活。这一切发生在同一时空中,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某一时刻交汇,孰真孰幻?希尔顿刻画的那个拥有着最先进设施的,却可以避开俗世纷扰的,让人永享快乐的香格里拉,道出大概就是凡夫俗子的内心挣扎,现世生活充满着多少诱惑,谁能轻易放弃?许多人茫然地寻觅着自己的香格里拉,然而天堂秘境就在心中,只是等待心门打开。

《联合早报》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