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三千里路北疆行  

2012-01-19 20:11:06|  分类: 朗朗华北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八个原本不相识,但愿与青春岁月共走一段梦想道路的四男四女,在网上相约后,陆续于中秋节抵达乌鲁木齐,开始“北疆行”。

  28天走了近3000公里路,金秋色彩,桦林村庄,湖畔牛羊;过客的问候,友伴的调侃,都是旅途上一点一滴的回忆。

  古称西域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中国西北部,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总面积的六分一,是中国最大的省级行政区。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与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和阿富汗八国接壤,在历史上是沟通东西方,闻名于世的“丝绸之路”的要冲,现在又成为第二座“亚欧大陆桥”必经之地。

  2008年中秋节,网上相约的伙伴们陆续抵达乌鲁木齐。我们八个原本不相识,但愿意与青春岁月共走一段梦想道路的四男四女,开始了“北疆行”……

天未亮的禾木,整个村庄白茫茫的,树林升起淡淡的雾。

赛里木湖晚霞

  一大早从长途车站出发,八个小时的车程颠到赛里木湖。当车转过山路,展现眼前的塞湖在阳光映照下仿佛一张巨大的蓝色缎绸,闪闪发光,华丽眩目。高原湖泊特有的蓝,蓝得不容置疑,蓝得动人心魄。

  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峰,若隐若现在如烟如雾的白云里,似用画笔添加而上;近处碧绿的草地上,撒满星星点点的野花,像一张色彩艳丽的绿毯子,柔软丰厚。白色的蒙古包散落湖边,谜一般令人猜想。附近不见牧人,只有成群的马儿、羊儿在安闲地吃草。

  宽阔的湖面上,风平浪静,安静得一如婴儿的睡靥。湖中的几个小岛,孤寥、寂美,似在诉说塞里木湖不寻常的故事。

喀纳斯河伴着金黄的白桦林。

魔鬼城一夜

  拍完日出,搭上开往奎屯的长途车,六七个小时后接上另一辆巴士继续北上。几经辗转终于在第二天下午走进“魔鬼城”扎营。

  这里的雅丹地貌在风雨剥蚀后形成一座座坚硬的土丘和沟壑,馒头状的丘陵上没有一丝绿色。我爬上一座大土包,被眼前的景致惊呆了:沟壑蜿蜒间,红色的土包层层叠叠,如古塔成群,又似群山巍峨;细看之下,雅丹群形态各异,栩栩如生,有的像匍匐的藏獒,有的似战马长啸,恍然如入幻境……

  我们选好背风的地点扎营,夜幕降临后,两人一组守夜,论到我时正是明月当空,风清月丽的夜空,突然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要不是亲身经历,真的不相信整个“魔鬼城”一片的鬼哭狼嗥,有的声如洪钟若恼若怒,有的细如妇泣悲悲凄凄,还有的尖声怪叫,让人毛骨悚然!狂风掠过沟壑发出喑哑的嘶鸣,伴随着细沙碎石吹打着帐篷。

“魔鬼城”一座座坚硬的土丘和沟壑。

  传说“魔鬼城”进去了就出不来,我们也出不去吗?迷迷糊糊中睡着了,被风惊醒时天已微亮,狰狞了一夜的“魔鬼城”被白雾包裹着,变戏法似的恢复原貌。魔鬼终究是魔鬼,哪怕早晨它重新披上绚丽的外衣,有了昨晚的经历,对它有了认识。

  雾渐渐散去,太阳升起,整个魔鬼城仿佛从昨夜的梦魇中苏醒过来。从帐篷中钻出来的伙伴个个狼狈不堪,有的活络着自己的筋骨,抖落头发和冲锋衣裤上的沙粒,有的在土里刨出被风吹跑的鞋,有的抖落着睡袋的沙尘,还有一个抱回来被风吹走的西瓜……

  五个小时的长途车将我们从乌尔禾带到布尔津,找了间干净的小宾馆就开始清理个人卫生。这几天一路走来,洗发水已经洗不出泡沫,衣服泡在水中瞬间成了乌黑的污水,走道上不时有拍打帐篷的声响。

  又一次整装,明天向喀纳斯进发!

禾木,人间净土

  从贾登峪出发,顺着马道一路往前,不时与禾木来的驴队擦身而过,一个微笑,两句鼓励的话,陌生的相逢无需知道对方的名字。两山行走间,喀纳斯河转为禾木河,水的灵气,伴着金黄的白桦林,宽阔的草地,遥望皑皑雪山。走走停停,下午六点拐过一个山包,已远远看见掩映在一片金色的桦林中的禾木村。

赛里木湖蓝得动人心魄。

  踏上经历百多年喀纳斯冰川溶水冲击的禾木桥,走进禾木乡,一条清澈碧绿的小河守护着村子的静谧,异国风情的小木屋哈萨克毡房错落有致地镶嵌在禾木河两边,半隐半现于成片的桦树林前,牛羊悠然自得地吃草。

  隔天天未亮,便在星光下出门去拍禾木的日出。整个村庄白茫茫的,带着点淡淡的蓝,仿佛是下了点小雪。天再亮一些,才发现那不是雪,是霜,地面、屋顶、河面,都裹了一层厚厚的霜。此时,树林升起淡淡的雾,整个村庄,树木、房屋、围栏,都在雾色中若隐若现,此时的禾木,那么宁谧,就连炊烟都还没升起。我在树林边转了一圈,山谷的上空漂浮朵朵白云,阳光偶尔从云层的裂隙中透出一缕金光,播撒在禾木村上。

  面对如此美景,真感叹当年图瓦人的祖先,竟然找到如此一片与世隔绝的净土。呵着白气、跺着脚、搓着手,我的摄影包和镜头在等待中竟然全结出霜。

  终于日出了。阳光洒在秋天变黄的叶子上,像洒了金子在上面一样。晨雾并没完全散去,早起的人家生了火,此时炊烟跟晨雾在金色的阳光底下弥漫,犹如仙境一般,小河在流淌,禾木桥在阳光下也格外醒目。这次停留,只为了上一次在布尔津冲凉后的5天另一次洗澡,却让我遇上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禾木。秋天的童话世界大概也就是这样吧!

太阳升起,魔鬼城仿佛从昨夜的梦魇中苏醒。

喀纳斯致命的忧郁

  我们徒步经禾木走进喀纳斯,要到著名的三道湾。乘坐景区提供的环保车逐个欣赏,才想起我们已经整5天没坐过汽车,因此卧龙湾、月亮湾、神仙湾都特别美丽,特别珍惜。

  沿着喀纳斯河一路爬坡,火红、淡绿、金黄,眼睛在这五彩斑斓的世界里应接不暇;又上一个大坡,身后是一个喀纳斯河大拐弯,太阳刚好照在山顶上泻落河床中,一半有阳光,一半是阴影,水光的明暗交织中,绚丽而深沉,可以感受到一种忧郁,致命美丽的忧郁。

  晚上8点多赶到了三角洲的中途客栈。途中的驴夫都集中在这几间简陋的木屋中,打水、劈柴、煮茶,还帮着屋主去逮散在草垛旁的鸡。深夜竟然飘起了雪花,我们3批14人挤在一间小屋,晚上可热闹了。

后记:

  禾木、喀纳斯之后,又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从五彩湾经可可托海镇一路回返乌鲁木齐。28天走了将近3000公里路,说不累是假的。然而,金秋色彩,桦林村庄,湖畔牛羊,山的谧静,水的柔情都让人忘了累字怎么说;过客的问候,友伴的调侃,都是旅途上一点一滴的回忆。北疆之行,无怨无悔。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