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龙脊梯田:超凡脱俗 宁静依旧(转载)  

2007-08-06 22:04:19|  分类: 行到水穷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早起来就踏上去龙脊的旅途。到了车站,我跟卖票员说要去龙脊看梯田,她很友好的跟我说:“去看梯田就坐去龙胜的车,到和平下车,然后再转车;千万别到龙胜,否则还要折返,桂林到和平的车票是8.5元,9:20有车”。我买了本《读者》就上了车。

  车子启动了,我睁开眼睛浏览着沿途的风光,暮春微雨中的桂林,很迷人,远山近水若隐若现,朦胧的美。丝丝寒意带着微微细雨,路旁的一片片新绿,还有那三五成群的燕子(它们却没有穿花衣的,看来儿歌是用来哄小朋友的),告诉你春天已经来了。

  车越走越颠,根本没法打盹,过了大概一小时,全是盘山公路,路窄、弯多,我有点害怕,就闭上了眼睛。

  去龙脊的路更不好走,公路是沿着一条小河边上走,由于沿途缺少路边树木的遮挡,我更不敢往下看,只是远眺。过了半小时,我们经过一个寨子,旁边站了10多个瑶族的姑娘、大婶(她们都穿了民族服装),我问司机她们在干什么,司机说:她们在等游客,兜售纪念品。

  龙脊 印象

  龙脊到了,我发现停车的地方与山下的的瑶寨有点相似,也是站了10多个壮族和瑶族的姑娘,一下将我围住,问我是否要导游、住宿以及兜售纪念品,正当我茫然不知所措,廖大婶说:这客人是我带上山的。众人纷纷离去,有的对她说:你家又进财了。我买过门票(30元)便沿路上山,因为雾很大,十米以外啥也看不到,我问她还要多久才到她家,她说半小时吧。不一会,便依稀看到前面有一座木结构的桥,我正想问,大婶便回头跟我说:这是风雨桥,是我们这里男女青年谈恋爱的地方。啊,我也有点吃惊,以往我也知道一些这样的传说,但眼前的这座桥破旧不堪,很难让我浪漫起来,略带一些失望。

  过了桥,走的全是狭小的石板路,崎岖陡折,转眼已到他们的寨子(他们的寨子叫平安村,我觉得叫寨比村更贴切),浓雾中古旧的吊脚楼更显沧桑,也有一些是新建的。走着走着大婶对我说:上面的新楼就是我的家。我抬头一看,楼很新,还有一个听不错的名字––揽月阁,我心情一下兴奋起来,终于到了。

  廖大婶家挺新的,一层全留空,二层三层才是住房,我在三层挑了一个朝外的房间,房间还挺干净,还有席梦思,设施真齐全,完全超乎我的想象,我放下行李推开窗,窗外还是一片迷蒙,啥也看不见。这时候廖大婶跟我说:天气不好,不过有时候会突然放晴,你可以随便看看,我谢过她便到屋外转转,因为雾太大了,也没什么目标,正在百无聊赖之际,忽然见身后有2个壮族姑娘带着2个游客上山来,其中一个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她跟我说她带2个日本游客看梯田,并邀我同行。我当然却之不恭,直跟他们往上走,路全是用石片铺成的,工程也甚浩大。

  不一会,到了一个稍平的土坡,他们都停下来,其中一个壮族姑娘跟我说:2号观景点到了,不过雾实在太大了,什么也看不见,天晴会很好看的,她叫阿蒙,蒙古的蒙。我说我叫董铭来自珠海,今天刚到。她问我要在山上留宿吗?可以到她家呀。我说已经住下了,下一回吧。我看见旁边有2块石碑,一块是中文一块是英文,是对龙脊梯田的介绍:

  “著名的龙脊梯田始建于元朝,完工于清初,占地面积4平方公里,垂直落差500多米,梯田如链似带,从山脚盘绕到山顶,小山如螺,大山似塔,层层叠叠,高低错落,春如层层银带,夏滚道道绿波,秋叠座座金塔,冬似群龙戏水。集壮丽与秀美于一体,堪称天下一绝。”

  可眼前一片迷蒙,没有什么感受,这时候其中一个日本游客指着石碑上“秀美”二字大呼,我看他是看了半天终于发现了2个认识的字,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大呼小叫的,兴奋不已。

  过了一会,阿蒙跟我说,日本游客要下山了,他们要到龙胜去,并邀请我到她家作客,她说她家的窗口是花花绿绿的。我说好,一会下山就去,也向2个日本游客道别,“塞哟哪啦”这是我唯一懂得的日本词,这时候居然派上用场。阿蒙说你再等一等吧,看有没有机会放晴,说完他们就下山了。

  静!什么也听不到,除了偶尔山涧传来的鸟鸣;什么也看不见,除了身边的小树和那2块石碑。放声大喊,山谷连回音都没有,仿佛这个世上就剩我一人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浓雾包围的我忽然感到有些恐惧……

  淳朴的村民

  我一直等到4点多,雾还是一样的浓,就下山了。我要去找阿蒙。

  沿着刚才上山的路,我一直往下走,走到刚才经过的壮寨,仔细找,就是没看见有花花绿绿窗口的房子。于是我就来到一个山腰扯开嗓门喊:阿蒙、阿蒙,反正没人认识我,也没啥不好意思,幸好不用对山歌。过了一会,有一位大婶路过,她说认识阿蒙并愿意带我去她家。

  在她的带领下,我一会就来到了阿蒙家。阿蒙家也是新建的,阿蒙见我来了,颇为惊喜,连忙招呼我喝茶,还见过她的父母。坐下来后阿蒙就跟我聊起来,原来前几年阿蒙曾到过广东打工,还认识了他现在的丈夫,她丈夫现还在广东,她回家开了一个家庭式旅馆,他们整个平安村(寨)都没有正式的旅馆,全是家庭式的,也要领执照、纳税。为了接待游客,他们家新建了现在的房子,共有20个床位,现在是旅游淡季,游客不多,五一后吧,游客会慢慢多起来,也能改善一下生活。

  她这里的姑娘都不外嫁,只招上门女婿,孩子都随妈妈姓,男孩长大了都要到别人家做上门女婿。我心里惊呼:这里还保持着原始的母系社会。这村里有约800人,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修筑和耕耘着层层梯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已经有六百年的历史,那梯田是一代接一代的修出来,用了好几代人。他们的村以前很少人到,两年前才开始有游客到来,他们的房子没有大门锁(游客的房间除外),如果过路的要进来找点吃或喝的,就自便,绝对不会当你是贼,吃饱喝足,你留点饭钱或不留都可以,全凭自觉。

  阿蒙还挺客气的留我吃饭,我也不好推辞,便随便吃了一些,还喝了一碗农家的米酒,酒虽不烈,但我却不胜酒力。

  壮哉!龙脊

  蓦然醒来,看见窗外天色大亮,我迫不及待地推开窗,美!太美了!我的眼前便是“七星伴月”,惊喜之余,连忙穿好衣服,拿上相机,脸都没洗就急不及待的往山上跑,一口气跑到昨天来过的二号观景点。山上依稀听到各种小鸟的叫声,空气特好,那种回归自然的感觉,令我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转身回望山腰的平安村,依旧宁静,偶尔看见一、二缕炊烟在黑黑的房顶上升起。偶尔飘来的一两片云雾,让你不知置身何处,有一种飘渺、超脱的感觉。

  回观龙脊梯田,田里的水象镜子一样反着白光,而田基就一道道的盘山而上,和水面黑白相间,层层叠叠、连绵不绝,直到半山腰,犹如龙的脊梁,甚为壮观。我不禁叹造物者的伟大,这才是真正的愚公移山啊,祖祖辈辈为了生存,开辟出层层梯田,同时又可以不破坏生态环境,堪称奇迹。这是我看见过除了长城以外的中国人创造的又一奇迹,长城是在统治者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才得以建成,而龙脊梯田却是人民的智慧结晶。实在太壮观了,足以震撼每一个游客的心灵……。

  临别时我跟大婶要了张名片,并说我会介绍朋友来,我下次来一定住你那儿,便匆匆的下山去了……

  宁静的平安村

  我看天色不早,便乘着酒兴离开了阿蒙家,出了门口发现雾更大了,暮色中的山村气温更低,我也就觉得丝丝寒意在穿透我的衣服,酒也醒了许多,走着走着,我居然找不到来时的路。正在无奈之际,有一位大叔正向我而来,我便向他说明情况,他很好心,一直把我带到楼下,他才离去,我道过谢,他便消失在带着浓雾的暮色中。

  我咚咚咚的跑上楼,跟廖大婶说:我回来了,啥时候有饭吃。她说:你先洗澡吧,一会就有。我真没想到,居然还有热水器,简直是奢华。我美滋滋的洗完澡出来,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3个菜:薰肉炒山笋、西红柿炒蛋、黄瓜炒豆角。廖大婶叫我趁热快吃,我说一起吃呀,她说他们已经吃过了,这全是给我吃的,天啊,我怎么吃得完呢。她还说这顿饭只收我5块钱,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实在太便宜了。

  吃完饭后,我就和她聊起家常来,她家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男孩在柳州上大学(平安村的大学生比大熊猫还稀少),女孩在龙胜上中学。她家的墙上还贴着龙脊梯田的宣传小册,上面还有她和宋祖英的合照,没想到她还是村里的名人。今天她去龙胜买被褥等客房用品,因为从4月30日到5月10日的床位已全部订满,没想到她还是挺有经济头脑。原来平安村的房子一楼并不是留空的,是用来养牲口和家禽的,因为这几年游客多了,很多新建的房子都没有养牲口,一来是因为游客不喜欢,二来也确实不卫生……。

  这里旅游的旺季是从五一到国庆期间,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色,有一些摄影爱好者还留下电话,什么时候下雪、放水、插秧……,都告诉他们,他们就会马上赶来,服务挺周到的。她还告诉我,今天天气不好,如果今晚能下大雨,明天一定可以看见梯田。聊了一段时间,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的房间在三楼,诺大的三楼只有我一个人,想了想不禁有点害怕,但又不好意思换到二楼去,只好硬着头皮死撑。因为老想着下雨,我便推开窗子看看,窗外还是一片迷蒙,除了近处的一点灯火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静,出奇的静,连一点声音都没有,那怕是狗的吠声。看着这静静的平安村,我忽然想:如果此刻天青气朗、皓月当空(又或者繁星闪烁),和自己心爱的人到外面走一走,又或者在石凳上细诉、对目而视,感受一下那一份牵手的深情,那一种天地间唯你我独存的宁静……,该是何等浪漫。我觉得我还要来一次,下次一定是与她同来……

  不过要想浪漫也要胆子大才行,如果看见漆黑的山村,随风摇曳的竹林,就赶紧躲到被窝里把头都蒙起来、直发抖,连大气都不敢喘,魂魄已到九霄云外,那还有什么浪漫可言。

  我也有点累了,看了一会《读者》便睡去。

  夜半一阵声音把我吵醒,一种久违了又熟悉的声音,啊!下雨了,没错,那声音就是雨点打在瓦面的声音,因为小时侯在农村长大,自从迁到城市以后再也没有听到过。那熟悉的声音令我有一种莫明的悲喜,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那种感受很难用文字来表达,无论怎样,明天应该可以看梯田了,我带着兴奋,在那熟悉的声音中又渐渐睡去。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