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天啊,我多么爱……——小爱的川西游记 (转载)  

2007-08-20 19:25:58|  分类: 西南魅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没钱去西藏,就去川西吧。

川西即四川西部,属于青藏高原的边缘。号称“世界(最)高(县)城”的理塘县城海拔4000多米,格聂景区和措普寺海拔也在4000多米以上,我们此行到达的最高点有海拔4700多米,所以不要觉得川西不是地道的高原。我不认为非要到西藏去感受青藏高原,

川西其实很好。

文/广州六中高一(五)班 武玥 图/星星、sisi、坎坷、野猪、爱玛

格聂 六月飞雪

2007年7月26日清晨,夜色还未消失殆尽,爱玛和野猪就拖着我出发了。在成都会合坎坷、星星和sisi后,27日就日夜兼程地赶到了理塘县城。

7月28日上午我们6个人包了车一路晃去章纳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们在盘山公路上上上下下,眩晕。

不知什么时候,地上开始出现了稀落的残雪。终于,随着海拔的升高,有了一片雪地。然而面对久违的雪景,我有点麻木。记忆中,雪是多层次的,在屋檐上,窗台上,院子里,甚至落寞行人的身上……面对这一望无际的“千古奇冤”,我茫然回到车上,继续我的眩晕。

恰似你的温柔

托了人帮我们预订马匹的,但那个人似乎没有履行诺言。于是我们只好在路边等村民们上山去找他们的马。等了接近4个小时,到傍晚,马终于到齐了,我上了一匹号称最温驯的褐色马。

过了吊桥,章纳村就几乎看不到了。阳光罩在山谷上,水流在互相摩擦,金属般耀眼的光泽流过河床。山坡似乎由绿色天鹅绒铺就,线条很柔和,唯有横穿而过的小路硬生生将它割裂。满地野花浮在草色之上,想起绿色果汁上的泡沫。如果能在这里拥有一座木房子,多好。但我不愿。一切美景毁于习惯,不是吗?我更情愿在这里眯着眼睛,静静享受一刻钟的午后阳光,然后带着满身心的幸福离开……它在我心中,永远美好。

夏天的川西高原通常8点半后天才完全黑,7点半,我们不得不停下扎营。当第一道炊烟升起,月亮已经像一片薄薄的白萝卜浮现在水一般的暮色中了。晚上,帐篷里突兀地传出坎坷的一声呼喊:“今天是农历六月十五啊!”

思考的哲学

在恶梦、头痛和鼻塞中醒来,帐篷外的草地上尽是雨水或露水的潮湿。笨重的衣服和紧紧包裹着我的寒冷,让我感觉自己像一头病歪歪的熊。

这时我才发现满地都是潮湿而年代久远的牛粪和还在冒热气的马粪,昨天的美好一下子破灭了一半。我是对的,不应该在这里生活。

风景大同小异,马漫无目的地跟着头马向前,我任思想游离千里之外。一度思考,这里美吗?不,我不觉得很美,最多只有让人慵懒和一点点舒适的感觉。那么我们为何要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这里的空旷安静?或是小小征服自然的感觉?还是似乎很近而又很遥远的雪山?我不明白……对于周围的一切,我随着大家发出赞叹,做出笑容,在镜头前眼睛显出兴高采烈的光芒……但我的灵魂已经出窍……感谢这里,让我明白我事实上在眷恋什么。

其实出来旅行,真的不完全是为了外面的美丽和精彩。在这里,我远离我的厌倦,安静下来。风景是心情的辅助,让我得以思考得更多。于是我才会明白我对原先所厌倦的依恋。

爱玛和野猪已经不是头一次来了。他们如此热爱的是这里的什么?阳光从云层中间透出来,在地上投影出巨大的光斑和阴影。格聂神山冰川的反光刺痛我的眼睛,它像一个邪恶的灵魂,一整天我都没有逃脱它的追踪,每次停下来,它总是会在遥远却又不远处捕捉我的目光,刺痛我,震慑我。明媚的阴影。

下午,我们在神山的窥视下扎营生火。

再生

早晨在野猪一声“日照金山啊”的嚎叫中清醒,果然格聂神山上的雪在晨光的照射下泛着金光。光线稍稍暗些,金光就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很快,寒冷和潮湿凝结成的浑浊就遮蔽了半山腰,一直向上蔓延直至淹没山顶。日照金山就这样消失了。

营地旁边的溪流很奇特,弯弯曲曲,并且有两种颜色:深点的地方是清澈的水蓝,然而浅的地方却是河床的土红色。红蓝相间的溪流透着一股惹人喜欢的怪诞,它清澈明净得堪比圣水,但又有一股强烈的野性。真正难忘的美丽都是隐藏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作为这里的前期破坏者,我自私地不希望外面通往这里的公路会修好,我宁愿在原先的烂路上颠簸到眩晕呕吐。外面的污浊,请不要发现这里,让它永远清澈吧……

跃过溪流,走了不远,在许多细流和乱石之间,sisi和爱玛发现了冒着臭鸡蛋气味的野温泉。我们原先是想去看看肖扎湖的,但3个女人居然果断地决定放弃看湖留在这里泡脚,星星、野猪和坎坷则继续寻找肖扎湖。

温泉的温度很高,爱玛和sisi的脚泡得通红。我们一边泡一边讨论他们会不会找到肖扎湖,我想他们应该是找不到的,结果不幸被我言中。后来等我们回到理塘县城再看画册时才知道肖扎湖是在肖扎神山的半山腰。

坎坷和星星看起来都有点蔫了,而我们却泡得神清气爽。可惜水太浅而且马夫也在,否则真想泡澡,要知道我们都有3天没洗了。

我们骑马折回。山路颇曲折,在又窄又险的山路上,我紧紧抓住马鞍。但是我的马真的很另类,它似乎颇喜欢脱离群体,走特别不利于我的路———钻到树丛中间,我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挡住往我身上撞的树枝,颇为狼狈;有时又放着安全的路不走,搞得我心惊胆战……结果就真的发生了一件险事:窄窄的山路上,一边是悬崖,我的马本来是跟着sisi转上上坡的,但才上了几步,它就不走了。我催促它,没想到它居然突然掉头从大概60度的坡上往下俯冲了一大步,虽然我死死抓住马鞍,但还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甩向山谷,好在在我的手即将松脱的那一刹那,马踏到了平路上。一切归于正常,我伏在马背上剧烈地颤抖。从此,我患上了骑马下坡恐惧症,本来我连坐车遇到下坡都会有点害怕的。回望山谷,下面就是那条奇特的溪流。我差点葬身在这我所不能忘怀的怪诞中。

感谢暗中佑助我的力量,让我再度夺回生命。

回家

继续原路返回,马们今天都颇为精神,尽管整个上午都在下雨,应该是它们认得路,知道可以回家了,所以那么迫不及待地往回赶。走出山路,到了草地,马们就开始时不时狂奔一下。可是我的家,几时才能回到?

我的马又做了许多危险动作,比如说急刹车和突然启动,还有时狂奔着冲入树林……分明就是想把我这个包袱甩下来。它想回家,它不要被压迫,为此我原谅它,因为我也一样。

中午回到章纳村的时候,接我们的车子还没到。当地的小朋友们围着我们,很好奇的样子,尤其对于我们的相机。母性大发的sisi给小朋友们拍了好多照片,于是小朋友们都围到sisi身边。sisi说,真想抱一个回家。

下午回理塘的路上,我们在温泉消磨了一小时。一间小房,10块钱一小时,不贵还很舒服。那么多天,终于干净了一回,很清爽啊。7月的最后一天,就这样消失了。

图:日照金山

图:满地野花

图:野猪、爱玛、小爱,幸福的一家三口

布达拉

梅朵是布达拉宾馆的总经理。布达拉有很多服务员,但都不懂英文,而布达拉的住客几乎都是欧洲人,于是梅朵就只好独自担负起与他们交流的重任。

我们住在麻将房改成的客房里,门外就是供住客坐下来聊天喝茶的大厅。厅里晚上总是坐满了老外。有一次刚好我去服务台拿开水,碰到一个外国女人用英文在同服务员说她想拿走一个热水瓶,因为她的朋友病了。服务员听不懂,于是我帮她翻译了一下,她感激地同我说“thankyou”。不知道是我为这个微不足道的事情感到得意还是别的原因,我对老外的印象很好。但是一天起床后爱玛就指着一张茶几上粘着的香口胶和满地的烟灰指责前一天晚上的老外很没修养。其实真的不能说老外素质都会比中国人高,以后不能一见到欧洲人就立刻产生好感。

赛马会的一天

懒洋洋地起床,悠悠地晃着去找赛马会的车子。司机很饶舌,一路上不停地把头探出车窗同街边的女人说:“美女,老公要不?”当然没人答理他,不知他是不是想把我们车上三位已婚男士拉去出轨一下。

会场就在理塘县城外不远,除了野猪以外,我们5个人都说赛马会应该没什么意思,逛了一会就想回去打扑克还有睡觉了。野猪一定觉得我们不可理喻———明明是出来看赛马会的,却那么没品味地去打牌和睡觉———打牌睡觉可以回广州做,但赛马会可不是想看就看的呀!

于是我们撇下野猪留他独自一人坚守阵地,回布达拉逍遥去了。不过野猪一定觉得他留下等是极端正确的--回来后他说非常好看,有照片为证,但我还是没兴趣。

晚上在布达拉吃了一锅雪莲炖鸡,非常好,建议到理塘的人都去尝一下,不过这样的话理塘的鸡会遭受一场空前的劫难。

措普沟

皮卡的车斗

包了一辆皮卡去措普沟。车里面是坐不下6个人的,有两个人要去坐车斗。开始大家都争着要坐车斗,不过大家都很照顾我,怕我太辛苦,不让我坐。野猪说轮着坐吧,开头路好,小爱先坐,让她也感受一下。于是我和野猪就光荣地成为了第一批车斗乘客。开头的路的确很好,以至于我甚至在横七竖八的背囊之间睡着了。接下来大家都轮着坐过,不过接下来我再也没上车斗,主要是3位男士轮流坐。

后来坐车斗还是很痛苦的,烟尘滚滚,不像我坐时那么惬意。

措普寺

很小的一个寺院,只有十几个喇嘛。客房是一排通铺,不过这回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们这伙人在住,也像是一个大包间。晚上睡觉,坎坷睡在绿色的睡袋里像只青虫。

喇嘛说,下午措普寺里会有小野羊来,天气不好的话,两只野鹿也会来。我们到的当天下午,野羊果然来了。我看到它的时候它正趴在寺庙的窗台上,我们走过去看它,抚摸它,它没有逃走但显得很害怕。爱玛叫我同小野羊合影,刚拍完,它就站起来弓着背,肌肉都绷紧的样子,爱玛说它在伸懒腰呢。在不远处和着水泥的工人笑着说了一句话,我还没听懂,野羊就拿它刚长出一点点的角顶了我一下。好在它小没什么力,否则我可够惨了。原来工人说的是:“它要打你。”

后来野羊走了,野鹿来了。野鹿可大了,似乎也更怕我们———当然它们既然敢在寺院里吃草,一定是不怕喇嘛们的。好不容易,在喇嘛的安抚下,野鹿们才给我们摸了一会儿。可爱的动物们。

措普湖

措普湖是神湖,当地人有转湖的习俗。

早晨,我们出发去转湖,一路上踩死了不少措普寺边的黑色毛毛虫。听说姊妹湖很好看,于是先去那里。

来之前梅朵的妈妈告诫我们,千万不可以碰姊妹湖的水。曾经有个传说:有一个在寺庙干活的工人一天到姊妹湖游玩,捧起一把水准备洗脸,不料突然间耳边百兽齐鸣,那恐怖的声音让他吓得立刻起身飞奔回去。刚到家里,他就开始昏迷,一直昏迷了两天。

这里的确是人迹罕至,湖边没有路,我们只好在大大小小的石头上爬上又跳下。但我不觉得辛苦,反而非常愉快,愉快至极,仿佛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不停地行走,不停地上上下下。

姊妹湖水非常清澈,倒在水中的死木和九寨沟一样不会腐烂。尼特岗日雪山在它后面守望,虽然很远不能倒影在水中,但这一点也不成遗憾。

和九寨沟又有什么大的不同?虽然九寨沟号称有各种各样的奇特之处,但不用1个小时就能使我审美疲劳———在我眼里,九寨沟的每一个海子都差不多,不知道真是这样还是我品味粗犷。不就是一池清澈神圣的水吗?宁静的水需要宁静的人来欣赏,而不是一大群兴奋或烦躁的人来走马观花。一池一人足矣,何须九寨沟如此兴师动众?

这样的行走一直持续到见到措普湖,在那里我们终于短暂地有比较平的地方走了。倒像是转山,不似我想象中的转湖,虽然神湖在树林间影影绰绰。藏族人是不吃鱼的,而且他们视神湖里的鱼为神鱼,没有人会去骚扰它们。我拿我中午的口粮投喂它们,神鱼们都吃得很愉快。它们过得真好。我想,神山神湖是神的化身,那神鱼是否就是神使?请神使吃面包……希望它们会保佑我们吧。神鱼呀,如果你水下有知,请保佑我下辈子能在此与你们做伴。

接下来,就一直在看起来明显是很少人走过的“路”上走走停停。看见一只野鸡停在树梢,我们在矮树下给它留影,它并不逃走,不知是不畏惧我们还是它根本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存在。钻过灌木丛的时候身上带上了些许小虫子,很快被我消灭了。不知在神湖旁边杀生会怎么样?

转了大半圈,午后我们在一户人家旁边不远处的湖边居然看见有大概几千条神鱼密密匝匝地聚在岸边!我手忙脚乱地将我中午所有的口粮都取出来喂它们。但有几千条神鱼呀,我的一点点食物喂得了几分钟?正在为它们感到抱歉时,有一个老婆婆端着一盆剩饭走来,我们给了她10块钱和好多特意带去的水果糖买下了那盆米饭。我将米饭放在手心伸入水中,它们似乎不太敢游到我手上来吃,只是在我手下面寻觅我指缝漏下的米粒。我感觉到它们在我指尖的两三下亲吻,让我心神俱醉……

后半圈一直在赶路。下起了雨,好在冲锋衣防水。我像格聂的马一样盲目地行走。继续上上下下,只不过上坡多了很多。不知过了多久,居然就回到措普寺了。然而我依然很精神,从内心渗出的彻骨的愉快让我觉得我还可以继续走很久。只是,我们真的到了。

这极端的愉快刺激了我的感情神经,以至于我晚上打扑克输了后居然就哭了。我并不伤心但是我真真切切地哭了。星星说,这是喜极而泣。

8月5日、6日、7日三天,不停地往回赶,因为要到新学校报到。虽然每天坐车坐得昏天黑地头晕脑涨,但心里还是颇安慰的;虽然接下来就要面对入学和军训,但心里还是颇愉快的———真的快要到家了。

图:措普寺的年轻喇嘛

图:措普寺外的小爱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