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2007-08-01 10:03:19|  分类: 教育断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洋新闻 时间: 2007-08-01 来源: 广州日报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 llwhua -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 llwhua -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陈振安展示当时的照片和勋章。庄小龙摄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 llwhua -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1962年,广东沿海军民全歼9股台湾特务。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 llwhua -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我海军俘获的国民党海军“剑门”号舰官兵。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 llwhua -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我边防军指战员在前线指挥。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 llwhua -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我边防战士用火箭筒打击入侵苏军装甲车。
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转载) - llwhua -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九勇士英雄班”坚守在扣林山前沿阵地。

  “朝鲜战争打得很艰苦,分三个阶段,先是拉锯战,再是坑道战,最后是总反攻。当时志愿军队伍反复强调艰苦奋斗,以吃苦为荣,为人民服务,发扬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每个战士都英勇顽强,尤其是党员,总是冲在最前面。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立功,会授勋,只是想尽力救护伤员。”77岁的志愿军模范卫生员陈振安感叹道。

  从医整整54年的陈振安每每回忆起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时,都禁不住心潮澎湃,战争的每一个细节,他娓娓道来,有如电影般一幕幕在眼前上映。

  卫生员再现上甘岭的血与火

  我是医学世家,可11岁时父亲没了,13岁母亲也病故了,我在各地漂泊。19岁那年我加入了15军45师,成为一个侦察兵。生病住院时, 医院缺少医护人员,我就帮助护理其他伤员。针灸、按摩、涂药等我都会。营长看了,就拍着我的肩膀说,“小鬼啊,你去当卫生员吧。”1951年,军队动员抗美援朝,我报名参加了。

  1951年,我们天天随军作战,白天敌人的飞机在山沟山村盘旋,晚上摸黑行军。我一个人带着4副担架抢救伤员。在1951年5月,组织同意让我“火线入党”。

  不久,开始了残酷的细菌战。作为卫生员,我的任务是消杀细菌。于是,每天我戴着口罩,背着DDT药水,漫山遍野地投放消毒药品。随后,敌人又开始搞化学战,炮弹携带大量窒息性毒气。当时防毒面具也很少,不可能派发给每个战士。我们的后勤队伍经过研究,发现那些有毒气体是酸性的,于是我和战友一起用肥皂水打湿毛巾,护着脸和口,在战士躲避的山洞里就用肥皂水毛巾挂在洞口,阻止有毒气体进入,效果很不错。细菌战和化学战结束之后,我高兴地发现我所在的连队没有一个战友感染和牺牲。

  朝鲜的夏天大雨一直下个不停,连续的降雨把工事泡软了。一天半夜,一个坑道发生塌方,有一个连队的100多名战士就这样被活活埋在坑道里面。由于雨季持续很长时间,幸存的连队每天就只能吃野菜充饥,药品缺乏,很多战士出现拉肚子等肠胃病。这种情况下,我就用家传的中医土办法,把锅巴烧成灰,用米炭末等煮给伤员吃,治疗拉肚子,很是奏效。后来连这样的“药品”都没有了,只能到后方卫生所领取。

  冒着生命危险去取物资,有两次让我很心痛的回忆:一次是我刚刚从卫生所带回来一个姓张的医生,准备回去救治前线的伤员。路上,张医生说,“小陈啊,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做好急救准备。”就在通过封锁线时,随着一声巨响,我晕了过去,醒来后才发现,走在前面的张医生连头颅都被炸飞了。还有一次,一位失去手臂的老班长伤口发炎,我护送他到卫生所换药。我想扶着他,他却说,“小鬼,你不要离我太近,距离远一点。”他撑着棍子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我们上了704高地,眼看着到山顶了,突然敌人打来了一排炮。炮弹爆炸完之后,我跑到前面一看,啥都没有了,老班长被彻底炸飞了。

  在那个年代,我看到了无数伤员的离去,但没有一个战士是怕死的。

  到了10月份,阵地的战况变化了,敌人扔下劝降传单,我们坚决撕掉。当时每个战士都准备一块石片,写着名字和哪里人,挂在口袋那里,而我用布缝了两个小口袋,一个口袋装石片,一个口袋装我的党费证。党费证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它是党员的生命啊。

  10月14日的凌晨,上甘岭战役打响了。敌人炸了又炸,打了又打,我们伤亡很大,后来撤离表面阵地,转移到坑道去了。在坑道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没水,一吃饼干嘴就流血。有的战士还有一点点尿,尿出来喝。一个200多人的连队就剩下几十个人了,且就我一个卫生员,怎么办呢?一天夜里,我摸着石头看有没有滴水,接着用手指抠,把手指都抠烂了。后来摸到了一个缝,我用舌头一舔,有一点潮湿,就用十字钩慢慢地顺着缝挖、凿……当第一滴水滴到我手上时,我高兴地大喊:“同志们啊,有水啦!”水滴得越来越多,我就用罐头盒接水……一天天蒙蒙亮时,总反击打响了,五圣山上的炮兵万炮齐轰,打得敌人落花流水。大部队在前面打,我们就冲出坑道在敌人屁股后夹击,终于把敌人打退了。

  1953年春天,朝鲜暂时停战,志愿军召开表彰大会,贺龙元帅要见坑道战里活下来的8个人,我是其中一个。朝鲜政府颁发了朝鲜一级国旗勋章,我是受勋同志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停战后的第一个春天,我和电影《上甘岭》摄制组重返故地,电影制片厂的领导说,“小陈啊,中国人民的胜利来之不易啊,牺牲又何止千万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