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朱德庸:孩子治愈我童年恐惧(转载)  

2007-07-29 09:49:28|  分类: 人物深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德庸和他笔下的漫画人物
       画过了暗藏硝烟的办公室,画完了单身男女的都市情爱,画尽了夫妻的家长里短……朱德庸唯独没有画过与小孩有关的内容。因为他一直非常讨厌小孩,甚至自己的儿子出世后三日无语。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前不久推出了一本新作《绝对小孩》。

  在朱下榻的白天鹅宾馆,记者完成了对他的独家专访,记者并未感觉朱如他所说的那样自闭。他侃侃而谈: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是因为在经历了一段被迫与孩子一起成长的经历后,他意外发现,孩子宛如心理医生,不仅治疗好了他童年的心理恐惧,也让这个曾经迷失自我的人重新回到孩子的世界。

  小资料:  绝对小孩

  《绝对小孩》被誉为“朱德庸二十年最好玩的一本书”,是朱德庸首次选择儿童作为漫画主角的作品,他用一贯幽默诙谐的画风描绘出了“小孩眼中的世界,以及小孩世界和大人世界的拉拉扯扯”,展现了六个各具特色的“绝对小孩”,在这个并不绝对的世界里,每天上演着他们自己的“绝对生活”,绝对的喜怒哀乐和绝对的小小梦想。

  《绝对小孩》被称作是“给不想成为大人的小孩以及那些想成为小孩的大人”阅读的漫画作品。虽然看起来是在讲小孩的故事,但处处折射出对成人世界的反思。《绝对小孩》在让那些已经成为爸爸妈妈的成人捧腹大笑的同时,也开始思考如何陪自己的孩子一起快乐地长大。

  自闭而痛苦的童年 

  小时候,朱德庸不喜欢学习,觉得“那些字的笔画老是写错,数学也总是考十几分,成为人见人厌的孩子。”慢慢地他不愿意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他最喜欢玩的东西是虫子。他把蜘蛛编上号,让它们对打,如同武侠小说里的高手对决。他还用糖水在蚂蚁穴中策划蚁界的“世界大战”。从四岁起,朱德庸开始画漫画,最早是想把在学校里受的“气”发泄出来,在画里不仅“丑化”老师,还让他“死”得很难看,这样,第二天在学校见到老师时,他笑着说“老师好”时,心里才暗暗偷笑:你都不知道你死了多少回了。

  一直到他的小孩五六岁之前,朱德庸都在学习该怎么去爱孩子,他甚至更喜欢家里的四只猫,称儿子为“老五”。“很长一段时间,我被迫陪着他一起成长。”但渐渐的,朱德庸意外发现,孩子宛如心理医生,一步步地治疗好了他的童年恐惧感。

  孩子刚上学时,他天天紧张,担心小孩遇到与他当年同样的处境。但事情就是这么有趣,他的孩子虽然也遇到困扰,但都能自己克服。比如朱德庸小时不喜欢到学校,但他的孩子却喜欢到学校;朱德庸学习成绩非常不好,他的孩子曾成绩不好,但一点点积累,最后考上台湾最好的高中。

  《绝对小孩》:不少细节来自儿子

  《绝对小孩》中很多细节让人忍俊不禁,比如当妈妈怀疑五毛没有洗澡,而理由是毛巾还是干的时候,五毛会反驳妈妈:“你到底是打算相信你亲生的儿子,还是相信一条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毛巾。”考试考不好,第二天又马上就要发成绩单了,披头会打电话到警察局,预报明天家里“可能发生凶杀案”……

  这些细节来自哪儿?朱德庸说,这本书写的是他和儿子以及周围人的童年,但他没办法指定说哪个是谁干的。“我孩子小的时候,他妈妈常跟他说,睡前要洗脸刷牙啊。他说,有啊。其实有没有?根本没有。”朱德庸说,这不仅是他小孩的经历,所有小孩都是这样。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他说,他小时候妈妈让他洗手,因为天冷,没热水,他不愿洗,因此用两种方法骗人。一种是把水龙头打开,手根本不碰水,让水哗哗流10秒,算洗好了;还有一种,把水龙头打开,用大拇指和二拇指沾沾水,也算洗好了。他说,书里很多事情是小孩子世界会发生的事情,虽然未必是真事,但氛围是真实的。

  对话朱德庸:

  大人生活得并不快乐

  一直在努力做个小孩

  朱德庸说,除了迷失过自己那几年,他其实一直都力争做个小孩,为了做小孩,宁愿放弃很多事情。但他强调,自己说的小孩不是很表面化那种,而是一种状态和心态,“小孩子是很容易满足的,有地方住,有衣服穿,有东西玩就可以了,然后他会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

  他说,现在很多大人生活得并不快乐。他认为,真正的成功,不是看你的金钱、社会地位,而是你有没有发挥你的特长,做到你想做的事情。“如果你在事业上得不到满足,天生没办法赚很多钱,你可以把成功转移到你的生活。”

  记者:《绝对小孩》从创作到出版,花了六年的时间,为什么会那么漫长?

  朱德庸:我的创作,感觉很重要。当时想画小孩题材的感觉那么强烈,是因为有话想说。画了两年,我觉得表达过了,满足了,就搁置下来了。《绝对小孩》一直在台湾的媒体上连载,没想过要拿出来出书。我从来不会把画画和出书两者之间画上等号。

  书名是儿子起的

  记者:为什么将书名定为《绝对小孩》,这个书名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朱德庸:之所以起名叫“绝对小孩”,这是我当时9岁的孩子的主意。我起名叫“非常小孩”,孩子却说“绝对小孩”比较好。我和太太在考虑中越来越觉得这个书名好,因为小孩子确实很绝对很简单。

  举例说,大人带小孩出去吃东西,大人问他“好吃不好吃”?他只会说“好吃”或者“不好吃”。但大人评价时会说,“这个汤还不错”,“环境差一点”,在朱德庸看来,很多大人的脑筋已经被搞坏,“他们已经没办法直接感受事物,思维中有很多模棱两可的地带。”

  每幅图都是亲自画的

  记者:同是台湾漫画大师的敖幼祥到广州发展已经5年,您有没有想过收徒弟,或者组成一个创作团队?

  朱德庸:说句老实话,我不晓得怎么做一个师傅。我的工作方式就是比较个人化。所以,收徒弟我是从来没有想过,而且用徒弟我觉得对人也很残忍的。

  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其实读者看到的每一幅图都是我亲自画,没有一笔是假借别人的手的。倒不是因为我这个人固执,而是我必须要这么做,因为我觉得只有每个环节都是我自己画的状况之下,我才能保证画的品质,作品才能有更多的积淀。另外,只有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才可能让我的画一直有更多的可能性。

  中国要有标志性的漫画品牌

  记者:您经常往返于台湾和大陆,您如何看大陆的漫画产业?

  朱德庸:我觉得培养漫画人才还是要顺其自然,如果强迫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不要说高等院校培养,连博士生导师也培养不出好的漫画人才了。我看过大陆一些漫画家尤其是年轻人的作品,有一个感觉,如果不加上标记注明的话,以为是日本漫画。在初级阶段,临摹是可以的,但是一旦当专职漫画家,就不能停留在临摹阶段,要有想法,要画出不一样的、有特色的东西。

  记者:看您的漫画总让人觉得那些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您怎么做到这点的呢?

  朱德庸:我喜欢观察人,注意周围人的行为举止,甚至留意擦肩而过的行人,这些都给我很多灵感,在画画的时候会自然浮现出来,我只需用漫画的语言表达出来。我常说,把我放到一个人很多的地方,我可以画出很多东西;但如果把我扔在孤岛上,就什么也画不出了。

  记者:您曾说:“美国创造了迪斯尼,日本有kitty猫,那都代表它们的国家,我想创造的,就是一个代表中国的品牌。”这个品牌在您心里是什么样子的呢?

  朱德庸:是的,但这个品牌究竟是什么,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有人说,你的系列加起来就是个品牌,甚至,朱德庸3个字就是品牌。我没想那么多,对我来说,就是要画下去,能有好作品出来。我现在只是有两个比较模糊的目标:一是中国要有能代表中国的标志性的漫画品牌;二是面对国外动漫产品的强势进入,中国应该有自己优秀的原创作品,让年轻的一代可以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