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穿越青藏的神山和圣湖 (转载)  

2007-06-07 21:51:38|  分类: 梦想——藏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世界屋脊,青藏高原集中了一批世界级的高峰。在青藏高原上,大概很难找到看不见山的地方。山一直是藏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山的崇拜早就成为藏族的一种传统。在青藏公路经过的每一个山口,都可以看到藏民和过往行人竖起的风马旗,挂上的经幡,堆起的玛尼石。记得1996年去阿里时,每经过一个山口,藏族司机都要脱帽,我们与他一起高呼“jijisosohasoluo”,向“赞神”致敬,祈求旅途平安。据说赞神是一位驻在山口、要道和桥梁的神。

这次我们同行的金巴师父是青海藏人,经过山口时的呼喊与阿里人略有不同,同样的是满怀虔敬。尽管我们没有藏民那样的崇拜和信仰,但每次经过海拔5000米上下的山口,仰望一座座6000米以上的高峰时,也不由得心生景仰。

站在海拔4100米的玉珠峰站站台上,背后就是海拔6718米的昆仑山主峰——玉珠峰。洁白的峰顶和雪冠下的冰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吹来的风却冷得令人打颤。第二天上午我们再次来到站台时,下着霏霏雨雪,玉珠峰已完全隐没在一片迷茫之中。经过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时,颇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因为积雪已将周围五六千米高的山峰连成一片,似乎都在手足之间。当我们来到沱沱河边,遥望唐古拉山的主峰——6621米高的各拉丹东时,但见漫流的江水来自苍茫的雪山间,眼前不过是潺潺细流,然而那却是浩浩长江的正源。念青唐古拉山口不足5000米,念青唐古拉峰却高达7111 米,是青藏路旁的最高峰。那天阳光灿烂,蓝天如洗,高耸的雪峰一览无遗。下午我们从当雄县城出发,翻过一座5100米的山口,来到念青唐古拉峰的另一面。由于距离较远,主峰已经没有鹤立的气势,但一片峥嵘的雪山映在碧透的湖面上,更显得气象万千。

藏人自古以来就将高山视为神,不少高峰的名称在藏文中都有神圣、高贵、洁净、优美的含义。这些高山的影响所及,已进入佛教经典。例如佛经《俱舍论》中提到,从印度往北走,过九座山,有座“大雪山”。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尚在人间时,守护十万之神,诸菩萨、天神、人、阿修罗等曾云集大雪山周围。时值马年,因此马年成为“大雪山”的本命年。这座“大雪山”就是冈底斯山的主峰冈仁波齐峰,在藏语中就是“雪山之宝”的意思。

古代印度人大概已经知道印度河的源头在西藏的雪山,但当时藏人或许还不了解,这些雪山也是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源。青藏高原的冰川覆盖面积达47000平方公里,占全国冰川总面积的80%。其中念青唐古拉山脉的冰川面积就有7536 平方公里。正是这些冰川,孕育了长江、黄河和澜沧江三大水系,形成中国最大的河流和流域,也惠及南亚大陆和印度支那半岛。

在高山冰川下散落着珍珠般的内陆湖,整个青藏高原上的湖泊面积达32000平方公里,其中的纳木措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泊,湖面海拔高度4718米,面积达1920平方公里。我见过青藏高原上好几个大湖,包括著名的圣湖;到过内地各个大湖;也体验过北美五大湖的浩淼和贝加尔湖的深邃,但当我站在纳木措边上时,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撼,以至找不出最恰当的形容词来。纳木措只能意会,无法言传,拍摄得最好的照片或录像也难以传递她的神韵。

我曾经描述过西藏的羊卓雍措(神湖)、玛旁雍措(圣湖)、拉昂措(鬼湖)和其他知名的或不知名的湖泊:远处是深蓝的,近处是浅蓝的;这一边是湖绿的,那一边是墨绿的;阳光照耀着的是闪亮的,云团遮蔽着的是灰暗的;倒映着雪峰的是水晶般的,反射着童山的是黄土样的;在云、光、风和人的互动中,映在眼中的色块和图案变幻无穷,神秘莫测。有时湖面笼罩着浓密的云层,天水相接,分不清何处是水,何处为云。偶尔一抹阳光透过云层,就如长鲸饮水,光随云移,龙与波游。蓦然间云合光逝,湖上又是一片迷雾。以往绝大多数藏人是没有机会看到大海的,湖就是他们的海。这使我多少理解了,为什么湖泊在藏人心目中拥有如此圣洁神秘的地位。

山和湖在藏民心目中都拥有崇高的地位,转山和转湖是他们祈求神灵赐予福祉的方式,向来有“羊年转湖,马年转山 ”的习俗。著名的神山圣湖不仅羊年、马年或他们的“本命年”会吸引大批信众,就是在平时,也会有经过长途跋涉前往转山或转湖。尽管他们只是出于善良的祈愿,客观上却起到了精心保护山水环境的作用。

但在我们的旅途中也遇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事:在圣洁的纳木错,有国内外游客跳进湖里游泳,还有游客让藏民牵着牦牛步入湖水照相。那天我们见到的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半夜了还在帐篷里放摇滚乐,吵得大家都睡不着。湖边的溶洞曾经是高僧修行的场所,竟有游客在此大小便。汽车刚爬上海拔4800米的岗巴拉山口,游人还来不及俯视羊卓雍错,成群的商贩就围了过来,一些人牵着藏獒——这种世界稀有的品种已经成为供人抱着拍照的道具。尽管这是少数人的个别现象,但亵渎了神山和圣湖,应该防微杜渐,坚决制止。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车,每年将新增加数十上百万游客,切实保护青藏高原的环境,大力保护藏族历史文化,是西藏政府和各族人民的当务之急,也是进入西藏的中外游客应尽的义务。

愿神山和圣湖永葆纯洁,长留人间。

(葛剑雄:祖籍浙江绍兴,1945年12月出生于浙江湖州。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地理学专家,著名人文学者。)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