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在旅途(蓝蓝故事)

从容自在翱翔

 
 
 

日志

 
 
关于我

西藏是我的梦想!我的心在流浪,人生的体味更深更浓。我在长大! 2005西藏自由行 2006桂林亲子游 2007贵州亲子游 2008广西亲子游 2009广东阳江游 2010“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亲子游 2011冬九寨沟亲子游 2011暑假九寨沟和甘南亲子游 2012暑假青藏铁路亲子游 2013暑假避暑天堂贵州亲子游

网易考拉推荐

纳木措,与神耳语的地方 (转载)  

2007-06-29 21:23:23|  分类: 梦想——藏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山上的湖泊,是躺在地球表面的一颗眼泪。

纳木措为什么如同大海一样是深蓝色的?因为那是一颗情人的眼泪,坚守不弃,化作圣湖依偎念青唐古拉山。没有来世,何谓永恒。

他们彼此穿行在各自的生命里,千年万年,不离不弃。那些无尽的时光平静如水一样的流淌过去,天空深蓝色,白云苍白色。念青唐古拉的雪从来没有融化过,那仿佛冰雪一样凛冽的忧伤,纳木措的笑容在时间的罅隙里摇摇晃晃,恍惚的寂寞的神情泅渡着流年的暗海。

谁是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命中的转轮,谁是无尽的轮回里那只可以战胜那永恒的刻度的手。如果那一切可以静止,一定是这样的时刻。世间千年,如我一瞬。

在纳木措与念青唐古拉之间。繁华落尽。如梦无痕。

纳木措,纯粹的寂静,寂静的可以听到忽然的声音——忽然在这里是名词,非如此抽象的概念难以表述。除了震撼人心找不到别的形容。我仿佛听见时空黑洞尽头的远古有一种声音在召唤。那种声音穿越我的躯体,直指人心,震得胸口都开始疼。

在面对圣湖的时候,我甚至感觉不到周围的存在,人,声音,他们的悲喜。

纳木措是一个把一切都湮灭得干干净净的地方。纵然是眼角眉梢,都淡定平静得露不出一丝马脚。

于是我就干了一件很痴的事情。受不了纳木措的诱惑。我不顾众人的劝说呵斥,义无返顾地就投入它的怀抱里。拉都拉不住的。我当时真的有点奋不顾身。大抵说是性情中人,我也算是率性而为得毫无章法了。

一直到湖水漫到腰,才反应过来觉得冰冷刺骨,那是海拔4718米,念青唐古拉的雪水融化而成的纳木措。此时是傍晚6点多,虽然还有不甚刺眼强弩之末的阳光,但是不止息的大风极凛冽,空气里渗入骨髓的寒意一波一波侵袭着我。海拔4500米就已经是生物学上生命的禁区了——下了纳木措车的游客有一半在驻地对抗着严重的高原反应,我倒不知深浅地跑到湖边来这般放肆。

玛旁雍措不是说可以洗去一身罪孽么?原来纳木措是不让人碰的。我倒洗来了一身罪过。

水是流年。石头是记忆。

也曾在别处堆过石头。可能是为许愿。也可能是为埋葬。但我想这许是最后一次吧,因为我已经看清楚,回忆是这样一种东西,你不可能期盼它像石头那样永远被挽留,也不可能期盼它像流水那样轻易的消失。所以把他们堆在石头里,让圣湖的水帮我淘洗它,发生过的终不会被抹去,但经历时间的净化,最后会变成一种轻盈。

如果住在这里。远离浮华与喧嚣,只听潮涨潮落,会不会灵台空明,大彻大悟?这是一个完全让人安静得下来的地方,在这里人们有足够的勇气的可以面对自己。

入世与出世的概念就好像是“单纯”与“简单”的概念,单纯是为经历世事的质朴,因为没有见识到复杂的原生态,而简单是一个返璞归真的过程,经历了各种复杂之后看穿本质最后选择的一种处世哲学。我不是一个单纯的人,但我是一个简单的人。看到这样的神山圣湖让人想到关于永恒的话题。

天地人从来是并列的。但是天地都可以千万年不朽永恒,而人却只能活短短的几十年。原是因为天和地顺应自然,顺应“道”。而人总是有太多想法太多争斗太多自己搞出来的花样太多的抗争,于是人自己消耗了自己。

麦兜里面校长上课叫全班小动物跟着念“算了吧,别搞了,别搞那么多花样了”一语道破了人类的愚蠢。海龟问“校长,不想算了的话怎么办?”校长说“不想算,也得算”。

道家说的要顺其自然。无为,而我一直拿来当座右铭的那句话是老子说的,惟不争,天下莫与能之争。这句话精秒无比。

纳木措与念青唐古拉,就那么无为,不争,于是千年万年不变并将抵达永恒。于是,天下莫与能之争。

晚上在帐篷外拍到银河,可以清晰地看到银河的星云。想象一下当时的漫天星空,密密麻麻的一片。小王子说,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就会看见我在遥远的孤寂星球上朝你微笑。

风很大,听得见圣湖潮水拍岸的巨响,如同天籁。此外一片寂静,悄无声息。远处营地上几点星火,然后就是无止境的黑暗,天地一色的黑暗,暗到深处忽然明亮的黑暗。

无论长短,我们总是会在人生之旅里遇到很多人,每个阶段遇到不同的陪伴,然后逐渐走远,然后遇到新的陪伴,而那些交汇时候的光芒却照亮了黯淡时光里的孤寂。谁是谁的旅途,我只要,你记住。

似乎走很多陌生的路听很多陌生的歌认识很多陌生的人那些本来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念念不忘中忘记了。

《江南时报》 2007-06-24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